欧联杯非五大联赛球队顿涅茨克矿工:被战火、流浪的洗礼的东欧火凤凰

欧洲俱乐部的最高赛事欧冠已经是五大联赛球队的天下。欧联杯四强中,曼联塞维利亚国际米兰也是五大联赛的豪门球队,唯独他们是来自五大联赛的球队。他们的名字叫做顿涅茨克矿工队。

本赛季欧冠,顿涅茨克矿工虽然距离欧冠出线只有一步之遥,却在空降欧联杯淘汰赛之后表现出色,一路以来斩杀本菲卡、来自德甲的沃尔夫斯堡和瑞士的巴塞尔闯进四强。

如果问起来顿涅茨克矿工所在的城市在哪里,可能你会脱口而出不是在顿涅茨克吗?如果在2014年之前,我可以告诉你,恭喜你答对了。但现在,却答错了。因为乌克兰东部省份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内乱,目前球队的主场目前在哈尔科夫,俱乐部的行政中心却在乌克兰首都基辅。

顿涅茨克矿工于1936年在斯大林诺成立。因为这里的矿产资源丰富,是前苏联重要的工业区。因此,这支球队被命名为斯大林诺矿工。1961年,斯大林诺更名为顿涅茨克。球队的名称也更名为顿涅茨克矿工。 1991年,苏联解体,各个加盟共和国宣布独立。独立后的各个加盟共和国也开始着手准备自己的联赛。独立后的乌克兰联赛曾经长期是基辅迪纳摩的天下。直到1996年,乌克兰富商阿克梅托夫入主顿涅茨克矿工之后,经过了几年的摸爬滚打,顿涅茨克矿工逐步具备了同基辅迪纳摩抗衡的资本。

此后的矿工,不仅仅在联赛上与班霸基辅迪纳摩叫板。作为欧战两大常客。他们时时刻刻捍卫着乌克兰足球的荣耀。2008-2009赛季的欧洲联盟杯上,顿涅茨克矿工最终将冠军收入囊中,成为了唯一夺得联盟杯冠军(欧联杯)的乌克兰球队。

联赛和欧战赛场上的荣誉让顿涅茨克也是乌克兰重要的足球之城。2009年8月,现代化的顿巴斯竞技球场在顿涅茨克竣工。这座能够容纳5.2万名观众的体育场是东欧第一座现代化球场。

2012年,在同波兰合办的欧洲杯上,顿涅茨克是8座主要城市(波兰:华沙、格但斯克、弗罗茨瓦夫和波兹南;乌克兰:基辅、顿涅茨克、利沃夫和哈尔科夫)之一。

其中,顿涅茨克是重要的举办城市。他除了承办三场小组赛之外,还承办了1/4决赛和半决赛,也是见证西班牙王朝的地点之一。

论先天条件,乌克兰可谓是得天独厚。领土面积欧洲第二、肥沃的黑土地、苏联时期良好的工农业基础。如果这些条件能够利用好,乌克兰可以很好地发展青训。然而,乌克兰却因为陷入大国争夺导的泥潭无法自拔也让足球受到了损害。

历史上,乌克兰首都基辅是第一个东斯拉夫国家基辅罗斯的首都所在地。因此,基辅有众罗斯之母的名誉。后来,随着基辅罗斯的分化,原本位于东部边陲的莫斯科迅速崛起,逐渐取代基辅,成为了东斯拉夫人活动的中心。

此后,乌克兰所在的地区陷入了分离。历史上,乌克兰的西部被波兰-立陶宛王国占领,接受了西方文化。因此,乌克兰西部长期以来希望融入欧洲。东部则是沙俄的势力范围。因此,自独立以来,是融入欧盟还是俄罗斯,一直以来都是摆在乌克兰面前的一道难题。

进入2014年之后,乌克兰的局势陷入了动荡之中。那一年,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因为亲俄远欧政策激怒了乌克兰西部的民众。而他因为处理不当被罢免。亚努科维奇的下台却让乌克兰的亲俄派和亲欧派的矛盾更加激烈。 2014年5月10日,乌克兰东部的顿涅茨克宣布进行独立公投。12日,顿涅茨克州宣布成立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24日,顿涅茨克和另一个州卢甘斯克宣布脱离乌克兰独立。

积怨已久的乌克兰内战爆发。顿涅茨克恰恰是内战的前沿阵地。2014年,8月,乌克兰政府军向顿涅茨克市推进。此时,历经战火的顿涅茨克顿巴斯竞技体育场遭到了严重的破坏。10月,顿巴斯竞技球场遭到破坏无法使用。

战火的侵袭让这座城市的骄傲顿涅茨克矿工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家。他们只能前往离自己600公里的城市利沃夫。

当局势得到一定的缓解之后,顿涅茨克矿工才来到了现在所在的地方,距离顿涅茨克非常近的哈尔科夫。

有人说,足球不应该和政治联系起来。这句话说起来容易,但实践起来却很难。因为作为文化的一部分,足球始终与政治、经济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政治局势也时刻影响着足球。顿涅茨克内乱对于矿工的打击更是无处不在。

2014年7月,就在顿涅茨克宣布独立,乌克兰政府军和顿涅茨克分离势力交战之时。顿涅茨克矿工正在法国进行热身赛。赛后,顿涅茨克矿工包括巴西球员道格拉斯-科斯塔、弗雷德、邓蒂尼奥、特谢拉以及阿根廷的费雷拉等在内的6名球员宣布拒绝回归乌克兰。 多名外援的拒绝回归闹剧,正是乌克兰内战的缩影。

此后,这些球员都相继离开了乌克兰。大量外援的离开使得球队的战斗力出现了下滑。此后的欧战赛场上,顿涅茨克矿工很难再重现当年的辉煌。 家没了,球员心不齐了。几年后的顿涅茨克矿工遭遇的是一波又一波的超市开放。

尽管遭遇了这样那样的打击,但涅茨克矿工却诠释了那句线赛季,他们完成了联赛三连冠。 17-18赛季的欧冠比赛中,他们力压意甲劲旅那不勒斯出线,但在淘汰赛中因为客场进球的劣势被另一支意甲豪门罗马所淘汰。

上赛季欧冠,他们同曼城、里昂和霍芬海姆同组。与三个来自五大联赛的球队同组,压力可想而知。可是他们却力压来自德甲的霍芬海姆,拿到了空降欧联杯的资格。在欧联杯比赛中,他们1/16决赛就被法兰克福淘汰,无缘前进一步。

本赛季的欧冠,他们同曼城、贝尔加莫女神亚特兰大以及克罗地亚班霸萨格勒布迪纳摩同组。小组赛,原本最后一轮之前,他们都有机会晋级淘汰赛。但最后一轮主场对阵贝尔加莫女神的比赛中,矿工0-3失利,造就了贝尔加莫女神的神话,自己却只能空降欧联杯。

这一次空降欧联杯对于矿工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他们却一路斩杀本菲卡、沃尔夫斯堡和巴塞尔,成为了欧战中唯一的五大联赛之外的球队。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这支乌克兰球队更加成熟。

如今,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分裂已成定局,这就注定了矿工的回家之路遥遥无期。战火、流浪浇不灭的是球队的激情,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空场,浇不灭的是球迷的热情。也许距离辉煌还很远,但是本赛季的矿工,足以让喜欢它的球迷们骄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Theme: Overlay by Kaira Extra Text
Cape Town, South Af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