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说球事-无冕之王荷兰—黄金一代的落幕

荷兰人对故土有一种近乎固执般的执着,他们信奉故乡的土地不会欺骗自己的孩子;在外漂泊许久的游子总是选择把最后一支舞献给故乡的方式来完成最后的谢幕;落叶归根,仿佛是每一个荷兰人的归宿。

2019年,范佩西在家乡费耶诺德度过了球员生涯的最后一个九十分钟,这个桀骜不驯的将军在全场观众的注目下脱下了战袍。斯内德则在家乡乌德勒支迎来了新的开端,布满个人荣誉的专属包厢,见证着这个男人曾经的辉煌。慕尼黑的那支舞留给了永远的小飞侠罗本,他乡的奢华怎敌故乡的召唤,格罗宁根的舞台一直在等待罗本的出场。

灯光熄灭的那一刻,是荷兰黄金一代的集体落幕,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只是有些不舍罢了。以范佩西、罗本、斯内德为首的这一批荷兰球员,再次让那朵郁金香绽放于欧洲大陆,虽然和三十多年前的三剑客一样,无法亲手为它戴上皇冠,但这段震撼人心的故事早已写入历史……

2006年的德国,范佩西姗姗来迟,相比于经历过04年欧洲杯的罗本和斯内德,“新人”范佩西显然还未褪去身上的青涩和双眸里对世界大赛的懵懂无知。桀骜不驯的人总是热衷于制造矛盾,也容易互相欣赏,至少对罗本和范佩西这对欢喜冤家来说是这样。在接受采访时,双方都曾指责对方过于沉迷个人表演而忘记队友的存在,当然,这是对“独狼“的一种委婉的说辞,媒体却不会如此善良,他们更愿意把矛盾公开,让球迷担惊受怕,一场措辞激烈的唇齿交锋正在每一个球迷的脑海里一遍遍的上演,直到荷兰队被葡萄牙人送回家,人们才幡然醒悟,原来嘴炮绯闻成就不了冠军,当年的荷兰队也不过如此。如果把2006年作为黄金一代的开端的话,至少对于作家来说,这个开头足够精彩。

按照剧情的发展,接下来双方要么握手言和,要么江湖再难相见。后来2008年的欧洲杯告诉我们,他们选择了前者。小组赛大胜法国的比赛中,“小飞侠“罗本用速度甩开防守下底传中,禁区内的范佩西高高跃起将球顶入网窝,进球后的范佩西冲向角旗竿,振臂高呼,在奔涌而来的人群里找到了罗本,双方拥抱庆祝,至此,不合的谣言也画上了句号。虽然最终被黑马俄罗斯淘汰出局,言归于好的罗本和范佩西,加上赛事助攻王斯内德,”橙衣军团“蓄势待发,剑指南非。

如果说前面的剧情范佩西和罗本的故事吸引了太多关注的线年就是属于斯内德的个人舞台。三场淘汰赛,斯内德打进四球,四分之一决赛战胜巴西的比赛中,斯内德更是包揽了荷兰队的全部两粒进球,范马尔维克率领的这支荷兰队,距离创造历史只差一步之遥。为了这一步,荷兰人用了几十年的时间,却仍旧触不可及,四年后的巴西,荷兰队甚至没能站到最后的决赛场地,半决赛倒在了点球点前,那时的荷兰人未曾想到,那可能是荷兰黄金一代的最后一届大赛了。

在接连无缘欧洲杯和世界杯后,黄金一代的成员选择和“橙衣“道别,帷幕落下的有些唐突,以至于我们都还没好好的和他们道一声再会。你的一生,我且睹一程,不忍言别,但路到尽头。你卸甲归田,不再征战四方,我原路返回,只是橙心不变。再会,黄金一代,遥祝未来一切都顺。你好,新一代的橙衣军,后生可畏,我们相约202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Theme: Overlay by Kaira Extra Text
Cape Town, South Af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