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美貌下的阴影:出轨流产躁郁53岁她在家中孤独离世

弯弯的眉毛、小巧的红唇、宝绿色的瞳孔、就像猫一样灵动、神秘、桀骜不驯。窝在你的心头,爱也不是,恨也不是。

她就是费雯·丽(Vivien Leigh),“猫一样的女子”。11月5日是她诞辰107周年。

两届奥斯卡影后,27岁就成为第一个赢得奥斯卡影后的英国演员,美国电影协会评选的百年来最伟大的女演员第16位。

让中国观众记住她的,是一部叫《魂断蓝桥》(Waterloo Bridge)的悲剧电影。

这部凄美得让人肝肠寸断的电影拍摄于1940年,它一直是中国观众最热爱的好莱坞经典电影,没有之一。

但丫丫更喜欢她主演的《乱世佳人》,娇媚、自私、勇敢,遵从内心生活,藐视世俗礼法的斯嘉丽,和现实中的她是那么的相像。

斯嘉丽结过三次婚,没有一次是为了爱情。费雯丽也结了三次婚,但幸运的是她有一次线日,费雯丽出生在英属印度西孟加拉邦大吉岭,父母为她取名叫做薇薇安·玛丽·哈特利(Vivian Mary Hartley)。

小小年纪的她,会弹钢琴、会拉小提琴和大提琴,总爱跟着热爱戏剧的父亲出入剧院,偶尔还能上台表演。

她善于感知,也善于表达。水中的树影,能让她构思出故事;书中的情节,也能让她或哭或笑……天生做演员的料啊。

那年薇薇安到伦敦皇家戏剧艺术学院上学,接受专业的戏剧培训。在一场舞会中遇见了比自己大13岁的律师赫伯特·利·霍尔曼(Herbert Holman),接着就闪婚,第二年,还生下了一个女儿。

但别忘了,薇薇安是一个深知自己想要什么的人呀,婚姻的枷锁怎能锁住她那颗向往自由、成为伟大演员的躁动的心呢?

薇薇安不顾丈夫的反对,从接拍小广告,到拍电影和舞台剧,虽然只是小角色,但却让她尝到了初登银幕的新鲜感,和实现梦想的满足感。

简单的几个角色,让薇薇安的气质和演技得到了业内的认可。尤其是话剧《道德的面具》,一下子让她在英国声名鹊起。

在经纪公司的建议下,她给自己取了一个艺名,那就是——费雯·丽(Vivien Leigh)。

当时,《乱世佳人》的制片人大卫·奥·塞尔兹尼克(David O. Selznick)在美国范围内挑选女主角,前前后后找了两年多,都没合适的。

有1500多人报名,只要有几分姿色的都想来碰碰运气。那时候,费雯丽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演员,在好莱坞知道她的人少之又少。

大卫第一次见到她,便认准了,眼前这个英国女人,就是女主角斯嘉丽的不二人选。

初生牛犊不怕虎,费雯丽的表现,让剧组看到了她身上独特的、“难以置信的野性”。

电影上映之后,观众记住了那个穿着优雅蓬蓬裙、化着魅惑猫眼妆、美丽而又坚强的“斯嘉丽”。

而“斯嘉丽”,也让费雯丽夺得1940年的奥斯卡影后,从默默无闻的小演员,一跃成为好莱坞一线明星。

事业大获成功,婚姻却亮起了红灯。即使妻子拿到了影后,霍尔曼依然希望她能回归家庭,一心一意当个贤妻良母。

更何况,她已经爱上了跟她有着相同志向的莎剧演员、奥斯卡影帝劳伦斯·奥利弗(Laurence Olivier)。

这个男人可是个厉害角色:戏剧演员、电影演员、导演和制片人,拿过奥斯卡影帝,但他最让世人熟知的身份,还是莎士比亚戏剧的表演大师。

费雯丽专门去到后台以迷妹身份向他表达仰慕,奥利弗也被眼前这个灵气十足的女孩深深吸引。

1940年,和霍尔曼和平离婚不久后,费雯丽就在好友凯瑟琳·赫本的见证下,与奥利弗结为夫妻。

她放弃了好莱坞的高片酬,跟随丈夫回到英国,投身舞台剧表演。两人一起参演了10多部剧目,包括《哈姆雷特》、《罗密欧与朱丽叶》、《麦克白》等耳熟能详的莎剧。

奥利弗天生属于舞台,费雯丽在这方面经验不足,稍显逊色,她也许更适合银幕。

和奥利弗同处一个舞台,没有人能比得上他的光辉,即便是费雯丽。费雯丽逐渐觉得,自己配不上奥利弗,甚至陷入了一个错误的逻辑——赶不上一个人的步伐,就不配拥有他的爱。

在拍摄电影《凯撒与克里奥帕特拉》时,费雯丽不小心滑倒,导致流产。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说没就没了,这场事故直接引发了她精神中潜伏的躁郁症。

疏远、争吵,终于发展到决裂。像当初霍尔曼无法挽回费雯丽一样,20多年后,费雯丽也无法挽回奥利弗。

离婚之后,奥利弗娶了比自己小22岁的女演员琼·帕罗雷(Joan Plowright)。

但她仍然对奥利弗无法忘怀,离异对她的打击终究还是太大,精神状态和身体条件每况愈下。

7年后,身患重病的费雯丽离开了人世,生命永远定格在53岁。此时她的床头上,依然放着奥利弗的照片。

南方佳人,绝世而独立。而今,花已谢,当初绚烂的绽放,依然长留在我们的脑海中。

在无数人心中,她永远是《乱世佳人》里面,那个说出“明天又是新的一天”的斯嘉丽。

这一辈子,费雯丽都在努力做着自己,奋不顾身地投入最向往的事业,奋不顾身地扑向最向往的爱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Theme: Overlay by Kaira Extra Text
Cape Town, South Af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