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的意大利卡西诺战役人死光了熊却出名了

1942年一只叙利亚棕熊宝宝被人遗弃在今伊朗哈马丹附近道路之上一名孩子把熊捡到了,随后被小男孩卖给了驻扎在当地盟军部队获得食物和金钱,购买这头小熊的是当时波兰第2兵团第22炮兵运补连官兵们,因为当时波兰官兵们之所以会对这只熊心生怜悯,原因就在于这头熊跟波兰的士兵一样都是无家可归家园都被德军给霸占了,而头熊叫叙利亚熊其产地自然是叙利亚境内独有的,而叙利亚已经被隆美尔北非军团所占领,1942年算是北非战场盟军最为了黑暗且艰难的一年,波兰官兵们给这头熊取名为佛伊泰克,并且在编制之内做了手脚,说佛伊泰克波兰第2兵团第22炮兵运补连一员,所以英国人每次发配补给,佛伊泰克自然就有了属于自己的那份食物,加上连队的官兵每个人少吃一口,佛伊泰克自然而然的就养得活了。

渐渐的两年过去了佛伊泰克也从原来的一头小熊宝长成了一头两岁大的青年熊,虽说体重还没有到达巅峰,却已经跟随着波兰的官兵们转战了数个战场,从伊朗到现今的伊拉克,再迁移到叙利亚,转进巴勒斯坦,又停留过埃及,最后到了意大利南部参加1944年的意大利卡西诺战役,卡西诺战役是盟军在意大利战场之上打过了一场最为惨烈的战役,盟军以20万左右的兵力强攻德军防御的卡西诺山头防线,在激烈的炮火中,德军出动的当时所有在意大利的精锐装甲部队,戈林装甲师,第90装甲掷弹兵师,犀牛坦克歼击营等,在卡西诺与盟军展开激烈火炮对射,盟军的谢尔曼坦克,被德军居高临下的强大装甲火力打得损失惨重。

波兰第2兵团第22炮兵运补连官兵们开始跟随波兰主力部队,迂回到德军防线后方准备偷袭德军位于卡西诺战线教堂的后方,拿下这个德军关键制高点,协助盟军主力部队向前突然,第22炮兵运补连从单位上属于二线的补给连队,说得比较明白的一点,就是在战场做苦力扛炮弹和弹药箱的,在卡西诺战线上崎岖山头,盟军的弹药根本就不能通过车辆运送上去,一切都需要人力运输,在铺天盖地的炮火声之下,波兰第2步兵团第22炮兵运输连,每天大约扛上山头弹药箱多达300多个,而这些抗弹药箱的队伍队中就有佛伊泰克。

按照波兰官兵第20运输连的幸存老兵回忆,佛伊泰克在搬运弹药箱的过程中,可以说是全程抱在在手上,不管周围的炮声有多响,近距离落下的炮弹巨大爆炸声给人们的心理造成了多大恐慌,佛伊泰克仍旧把弹药箱抱得十分平稳,中途没有出现任何掉落险情,佛伊泰克没有因为附近的爆炸声而显得惊慌失措,似乎佛伊泰克知道我们正在生死攸关的瞬间在打一场正义的战争。不管这头熊到底是用四只脚走路,还是用抱的,最合理解释就是把弹药箱放在佛伊泰克牵制着它上前线。

在波兰士兵的努力下,波兰军团在装备着盟军武器的情况下,成功击败德军后方防线的守军,突破德军后方防线,最终德军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被迫选择退却,意大利卡西诺战役初期和中期,可以说参加一线总进攻的盟军死伤惨重,盟军参加作战的20万兵力,有渐近10.5万盟军士兵是被人抬下前线的,累计阵亡的人数基本超过五万人。

他们许多人都没有留下姓名,但出乎意料的是参加的作战的佛伊泰克熊却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特别是英国对待这只熊的态度,让当时许多参战的英军士兵不解,由于佛伊泰克对宣传非常到位导致了该头熊在生前,受到英国民众的爱戴,不光是有关当局计划在爱丁堡建立一座佛伊泰克的纪念碑,伦敦的帝国战争博物馆、加拿大渥太华的加拿大战争博物馆以及席廓斯基博物馆也要筹建佛伊泰克的雕像,而阵亡英军士兵,包括英法殖民地雇佣军,似乎他们的功绩都不如这头熊要来得伟大,波兰士兵也更加无可奈何,这头熊是波兰士兵收养的,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被英国占为己有,原因这头熊是拿着英国人的食物和军饷长大的,为什么英国会如此荒唐宣传这头熊呢?这其中包含着欧洲人自古以来的童话情节,说正义师是会受来自自然界的生灵的帮助,然后取得最终的胜利的,残酷二战直接被童话化了。

佛伊泰克最后于1963年12月过世,享年22岁;就一只熊而言,这已经算是高寿了。佛伊泰克过世时所量得的体重重达约250公斤重,体长6英尺约183厘米,当时殖民雇佣军官兵就会想一个问题怎么不把英国人也关进动物园然后让游客们参观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Theme: Overlay by Kaira Extra Text
Cape Town, South Af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