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晋级欧冠16强的纪录停止 让地震来的猛烈些

过去19年间,弗格森在1000多场比赛后,常常兴致勃勃地吐出口香糖,用一两句“孩子们表现得不错”打发媒体,然后在自传中写道:“我觉得工作是一种享受……”

在身价350万英镑的朴智星和1200万英镑的小小罗之间,人们看不出后者的优秀。尽管小小罗带球过人花哨而富有美感,但事实证明,朴实的韩国人更适合如今的曼联。

几年前,当弗格森决定出售贝克汉姆时,他就已经意识到了曼联队存在的危险倾向。创造英格兰球员转会纪录的费迪南德,在禁赛期满后理了一个花哨发型,弗格森只能是不以为然地说一句:“有什么两样?”

弗格森是一名“求道者”。他可以在连续卖掉马克·休斯、保罗·因斯和坎切尔斯基,只是为了给贝克汉姆、内维尔兄弟、巴特和斯科尔斯让位;他可以在“三冠王”后,低价卖掉“黑风双煞”,甚至为“花花公子”约克标出了100万英镑的“处理价”,以便球队拥有更为合理的阵型。然而,那些时候,弗格森拥有时间。如今,又有谁能给他时间?

弗格森有点老了。但即便他没有画下一个完美的句号,他也是曼联历史上与巴斯比爵士齐名的传奇教练。哪怕贝克汉姆转会皇马两年后,没和弗格森说过一句话,但小贝永远不能否认,没有弗格森用初次见面时小贝送给他的钢笔签下贝克汉姆的第一份职业合同,那么,就不会有英格兰国家队队长和当今世界足坛赚钱最多的“金右脚”。

解雇弗格森,这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身价7.5亿美元的美国老板,必须学会尊重曼联队的历史。

况且,弗格森要买小罗,却被俱乐部耽误;要买鲁本,却被切尔西拦截。从与基恩解约这件事看来,弗格森没有失去对胜利的渴望,也没有失去那种“辣劲”。事实上,他只需要配备一名好的助手。说得明确一些,一个类似当年基德和麦克拉伦的“战术师”,而不是目前的葡萄牙人奎罗斯。

不过,曼联也确实需要一次彻底的“地震”。球队在重生之前,必须学会放弃。斯科尔斯、吉格斯、加里·内维尔这样的老将,可以仿效当年的埃尔文、布鲁斯等老将,零转会到其他俱乐部。买入一名“超级后腰”,再静静等待主力伤愈。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曼联队可以在明年冲击届时已不那么“饥饿”的切尔西队,重整英超秩序;而如果一切不尽如人意,那么曼联就可能沦为“准一流”。

市场操作方面,处处被切尔西首席执行官肯扬压制的曼联首席执行官大卫·吉尔,似乎也应当“下课”了。肯扬在曼联时,就是吉尔的直接上司,两人的对话始终存在“历史阴影”。如今,曼联需要一个新的团队,来创造新的生机。

回到昨晨的比赛,1∶2的比分对曼联来说其实并不冤。在欧冠小组赛中,曼联遭遇技术出众的对手时,总是处于下风。球场上,诸如奥谢等人的发挥,常让球迷有七窍生烟之感。

事实上,曼联需要转型。11个“硬汉”阿兰·史密斯,或许比“史密斯+小小罗”的组合要更好一些。天才就怕不够天才,坏又不够坏,曼联队只有将一种倾向发挥到极致,或许才能脱胎换骨。

对曼联来说,小组赛被淘汰或许不是坏事。近几年被AC米兰、皇马、波尔图等队淘汰,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曼联整体实力的下降。以昨天比赛中表现出的状态,曼联即便从小组出线,也很难进入四强,更不用说夺取冠军了。

其实,财政上的损失,未必很大。“小组淘汰损失1500万英镑”的传闻,只是假设曼联最终进入了欧冠决赛。不过,没能用一场胜利祭奠刚去世的贝斯特,这可能对曼联的“历史形象”造成负面效果。(晏秋秋)

·冠军杯十六强出炉 红魔曼联告别欧洲赛场(图)(12/09 09:4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eme: Overlay by Kaira Extra Text
Cape Town, South Af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