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条荷李活道——谈谈港岛的首批街道命名

最初对“荷李活道”的印象来源于舒淇给路易威登录制的一个专辑——《Louis Vuitton SoundWalk: Hong Kong 》(粤语版),其中的两首《Secret Garden》和《Man Mo Temple》有几次提到“荷李活道”。粤语本身就很好听,从舒淇的嘴里讲出来,也许就是耳朵要怀孕的感觉。从那开始,我记住了荷李活道,想象着文武庙、古董店、盘在石墙上的榕树根。

荷李活道(Hollywood Road),位于港岛上环和中环的一条东西向的街道,跟拍电影的那个“好莱坞(Hollywood)”并无关系,如果你去网上搜,包括““在内的很多解释,都会告诉你这个名字来源于早年荷李活道一带冬青树(Hollywood),但早在1957年,植物学家胡英秀在其著作《中华冬青》中指出,香港这一带并没有这种植物生长,故冬青树之说没有根据。后经学者考证,Hollywood其实是第二任港督戴维斯家乡小镇的名字。港岛的街道命名主要以英国人名为依据,而戴维斯却以他家乡定名港岛第二条大道,表面上是“冬青树”大道,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政治非议,实际上是心机boy戴维斯给自己留的名,这也是现职港督给自己留名的首例。

街道的建设和命名,是一个城市的发展步伐,同时是香港殖民地化的重要一部分。荷李活道作为港岛的第二条大道,那第一条大道是哪条呢?按照英国人名来命名,第一条大道非“英国女王”莫属,是的,香港的第一条大道就是大名鼎鼎的“皇后大道”(Queens Road),这是绝对政治正确的命名。Queens Road本是纪念当时的维多利亚女王,理应译作“女王大道”,但被华人师爷误译为“皇后大道”。虽然当局曾于1890年澄清错处,但已经叫成习惯,难以更改,因此将错就错沿用至今。

对许多大陆人民来讲,皇后大道的最初印象可能是来自罗大佑的那首《皇后大道东》,只不过这首经典歌曲目前很难在国内的互联网上寻觅到。“皇后大道西又皇后大道东,皇后大道东转皇后大道中”,皇后大道是连接港岛东西方向的第一条通道,大道依傍维港而建(现在离维港有段距离是填海的结果),沿路都是军政大楼、商业银行、商店仓库,于1842年建成使用,由首任港督钵甸乍命名。今天的皇后大道向东及西伸展,由中环德辅道中交界至上环水坑口街称为皇后大道中。西面伸延,由上环水坑口街至石塘咀卑路乍街命名为皇后大道西;而由德辅道中交界到跑马地黄泥涌道伸延的称为皇后大道东。当中由德辅道中至湾仔军器厂街一段皇后大道东在1960年代末改建后,改成为金钟道。其中的皇后大道中更是成为今日香港的金融、商业中心,汇丰银行总部大厦便是位于中环皇后大道中1号,李嘉诚的长江集团中心则位于2号。

港岛的建设比大多人想象中的要快。英国人在1841年1月强占香港岛5个月后,6月7日就刊登了土地拍卖广告,出让港岛北部的海滨土地,供英资洋行购地建屋,吸引他们来港发展,这标志着香港城市建设的起步。两年后,这个新城镇正式命名为“维多利亚城(City of Victoria)”。据参与过的第一次战争的一位英军回忆:到了1843年10月,不只健全的街道和中国人的商场已落成,大小类型的码头和英式市场也相继出现,良好的道路也正在建造中。

从1845年编制的维多利亚城区图看,首批正式命名的街道共16条,按英文字母的先后顺序排列分别是:

这些中文名字乍一看上去,拗口难记,但对会英文的人而言,就简单多了,因为中文名是由英文翻译过去的。而这些英文名几乎都来自当时的英国人名,主要分三类:英国本土政客、英国军人和港府高官。按相关人物的地位重要性分别给不同大小和布局的街道命名。时任的港督便是前文提到的戴维斯,有资格留名的人要么是众望所归,要么是戴维斯想取悦笼络的人。

如上所述,彼时港岛第一条也是最大和最重要的大道被命名为皇后大道,往山边开发与皇后大道平行的两条细小街道依次是士丹利街和威灵顿街。“士丹利街”源于Edward Smith –Stanley ,他当年是英国殖民地秘书长,就是港督的直属老板,重要性不言而喻。“威灵顿街”的取名来源于威灵顿公爵,就是那位在滑铁卢战役中打败拿破仑的英国人,他在当时的英国是极受尊敬的政治人物,故街道以他命名,没有异议。

在威灵顿街和荷李活道中间有一条不长的街道叫歌赋街,取名来自休斯·歌赋中将,他是第一次战争时英国远征军的陆军主帅,军纪严明,立下不少战功,是当时备受敬重的将领。当年香港的驻军全是歌赋的旧部属,故街道的命名也少不了他。事实上,早在1841年英军首次对香港测量地形时,就对西边的一座山冠以“歌赋山”之名,同港岛东面的最高山峰“柏架山”(取名自海军少将柏架)形成“左青龙,右白虎”的阵势,共同守护着维多利亚山(太平山),守卫着维多利亚女王的领土。这些点开今天的地图仍然可以看到。

歌赋街以东依次是鸭巴甸街、卑利街、嘉咸街、阁麟街、钵甸乍街、摆花街。取名全部来自当时的英国政客和参与战争的军官。其中的钵甸乍街今天亦称作石板街,名字来源于首任港督亨利·钵甸乍准将(Henry Pottinger),他是在战争后期接替义律与中国谈判的全权代表军官。1841年测量地形时,他的名字就已用在了东部一个山头。戴维斯以钵甸乍命名街道,是香港为前任港督立名的首例。

至于云咸街、亚毕诺道、伊利近街和坚道的取名则来源于港府主要官员和英国次级政府官员的名字,职级上全是戴维斯的下属,但他并不是将所有政府高官都列入街道命名中。新政府高官中,只有行政局的三位被选中,而当时的立法、司法、财政有关的主要官员并不是他需要笼络的对象。

戴维斯不仅给港岛首批街道正式命名,他还一反惯例,将港岛早已存在的赤柱和石排湾(今天的香港仔位置)之前的英文名Chek-chu和Shekpaewan分别改成Stanley和Aberdeen。赤柱和石排湾都是香港开埠前就已经存在的村落,是当时港岛居住华人最多的地方(赤柱在1841年是港岛最大的村落,人口达2000),是英国人最先接触香港的地方。对于戴维斯来说,管好这两地的华人具有政治含义,于是上任不久后他就将两位直属老板士丹利(殖民地秘书长)和鸭巴甸(英国外相)之名冠在华人原有地名之上,隐含着西化和文明的意思。

随着首批街道的建设和正式命名,维多利亚城已初具规模,起初包括上环、中环、下环(湾仔)。环,湾也,上中下湾,后称三环,湾仔就是三湾之仔,意思是最小的海湾,维多利亚城是傍维港而建,所以以“湾”命名,整个香港岛还有很多处类似这种命名的地方。

上环太平山区一带是华人主要聚集地,二至三层的唐楼紧密相连,沿山而建,但环境恶劣,卫生差,1894年鼠疫爆发时成为重疫区。上环也是华人商铺的集中区,其中文咸西街聚集有大批从事南北货物转口贸易的“南北行”,故有“南北行街”之称。

下环(湾仔)仓库林立,存储货物,住的主要是欧洲人和日本人,由于受制于西边的域多利军营,与中环交通阻隔,发展较慢。1920年代湾仔填海工程动工,新增了一些可供居住的土地,容纳了不少在1930年代迁港避难的华人。

中环则成为政治、金融、文化中心。自1841年首次拍卖土地始,西式建筑物便在皇后大道拔地而起。

1886年,西区新填地完成,维多利亚城又增了西环,与上中下合称“四环”,这个新区以时任港督坚尼地命名,取名坚尼地城。真正令西环兴旺起来的,是20世纪初石塘咀的娼妓产业,直至1935年港府下令禁娼,“塘西风月”的历史才告一段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eme: Overlay by Kaira Extra Text
Cape Town, South Af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