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的足球足球中的城市(五):罗萨里奥

阿根廷也许是与足球最密切的国家——甚至超过了被称为足球王国的巴西:对于阿根廷人来说,足球就像生存需要呼吸一样重要,伴随足球而狂喜狂悲。这一点在罗萨里奥市尤为令人印象深刻。

罗萨里奥是阿根廷第三大城市,地处阿根廷东部巴拉那河下游西岸,是圣菲省东南部和巴拉那河上的重要河港。罗萨里奥市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向西北180英里(约合290公里)的地方,坐落在巴拉那河的一段拐弯处。这里是切·格瓦拉的出生地,也是1812年阿根廷国旗第一次升起的地方。

据阿根廷城市男性人口的“非正式投票”表明,这里也孕育着阿根廷最美的姑娘。罗萨里奥的阳光更灿烂,气候更温暖,立刻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罗萨里奥在阿根廷的独立战争中曾遭受破坏,后随铁路向内地延伸和地区经济开发以及当地港口的建设使得城市得以迅速发展,并成为全国重要的经济贸易中心和工业城市。 该市有大量保存完好的新古典主义建筑,成为了旅游胜地。罗萨里奥是城市罗萨里奥部门和位于阿根廷的主要工业走廊的核心。这座城市是一个主要的铁路终端和阿根廷东北部的航运中心。

罗萨里奥有一条美丽的河流,蜿蜒的巴拉那河绕城而过,在那布满摩天大楼的海岸线汇入大西洋,河畔则上鳞次栉比的分布着的各式各样摩天大楼,处处透露着老派的气息。因为有这条河,罗萨里奥人很怡然的享受着,高乔乡村美和巴拉那河畔周边的生活方式,而从巴拉那河的一边游到对岸,是罗萨里奥人长大成人的必经挑战。

罗萨里奥是一座充满热情的城市,狭窄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以及大大小小的咖啡馆构成了罗萨里奥的主城区。在罗萨里奥,几乎所有人都有自己的足球情节。孩子们总是会在大街上踢球,而且踢球看起来并不是一种选择,而是生活的一部分,如同仪式般重要的存在。而这一切都与这座城市息息相关。这座城市因为有足球变得独具韵味。

城市的中心是奥罗尼奥大道上的独立公园。罗萨里奥两家大球会之一的纽维尔老男孩俱乐部, 其主场马塞洛-贝尔萨球场就位于公园之中。狭窄的街道和喧闹的咖啡店,都刻画着罗萨里奥人鲜明的性格。当然,还有那无法逃脱的足球本能,深植于这城市每一个人的头脑中。

激烈甚至火爆的罗萨里奥德比,几乎能将热衷于足球的罗萨里奥人民分崩离析。纽维尔老男孩和另一家大俱乐部罗萨里奥中央,分别被当地人称作“麻风病人”和“恶棍”。这绝非源自球迷的爱称,而是有着近百年的渊源。当年,两支球队都被邀请参加一场为麻风病人踢的慈善比赛,纽维尔老男孩队接受了邀请,而罗萨里奥中央拒绝了,于是球迷们就分别给对方取了这样的蔑称。

两支球队间的敌意,并没有改变这座城市里乡村般的社区氛围,也不会他们对自己足球影响力的自豪感。从很早以前起,足球就成为了罗萨里奥人生活中的一部分,也正因如此,罗萨里奥的青训体系才能一直人才辈出,曾先后培养了巴蒂斯图塔、巴尔达诺、肯佩斯、森西尼、波切蒂诺等著名球星,同时还是迪马利亚、马克西-罗德里格斯、伊卡尔迪、加雷的家乡,当然,还有梅西。

除了球员,这里还走出过两位世界级的教练:梅诺蒂和贝尔萨。他们都充满了创新精神,从不因循守旧,都是在罗萨里奥声名鹊起、进而改变世界足坛。在足球之外,罗萨里奥也不乏杰出人物,例如革命家切-格瓦拉和著名的漫画家罗伯托-丰塔纳罗萨。

虽然罗萨里奥人天性矜持,但在足球方面他们并非妄自尊大。鉴于这里曾见证过无数阿根廷巨星的成长,他们的态度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前纽维尔老男孩和巴塞罗那教练马蒂诺在吉列姆-巴拉格的《梅西》一书中谈到:“独一无二的足球热情是罗萨里奥有别于其他任何城市的地方。它的周边像是传送带,将年轻球员源源不断地输送到‘足球工厂’,去实现他们的足球梦想。在这里,年轻人们被巨大的足球热情所包围,也被专业的青训体系良好地‘哺育’。这就是罗萨里奥青训之所以如此重要、培养出如此多球星的原因。而梅西,更是为这份一眼望不到边的球星名单锦上添花。”

尽管纽维尔老男孩队被普遍看作这里最具声望的俱乐部,但罗萨里奥的足球传奇其实起源于罗萨里奥中央和罗萨里奥竞技俱乐部。19世纪,英国铁路工人和管理者大量涌入阿根廷,其中就有苏格兰教师、足球传道者沃森-赫顿。1899年,赫顿首先在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创办了球队组织。还在比赛的初创阶段,足球运动就来到了罗萨里奥,这里成为了第一个成立足球俱乐部的阿根廷省会城市。

尽管纽维尔老男孩队被普遍看作这里最具声望的俱乐部,但罗萨里奥的足球传奇其实起源于罗萨里奥中央和罗萨里奥竞技俱乐部。19世纪,英国铁路工人和管理者大量涌入阿根廷,其中就有苏格兰教师、足球传道者沃森-赫顿。1899年,赫顿首先在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创办了球队组织。还在比赛的初创阶段,足球运动就来到了罗萨里奥,这里成为了第一个成立足球俱乐部的阿根廷省会城市。

罗萨里奥中央和纽维尔老男孩都为阿根廷足球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不过在很长一段时期里,两支球队都没有取得过太好的成绩。在联赛刚刚建立时,占据统治地位的是洛玛斯队(Lomas);进入20世纪后,“校友队(Alumni)”成为了国内联赛霸主。之后,竞技俱乐部异军突起,再加上来自首都的两支强队——博卡青年和河床队占据主导地位,直到20世纪70年代前,罗萨里奥的俱乐部始终没能夺冠。然而,这并没有影响到当地球迷的狂热。

在罗萨里奥人眼中,足球运动纯洁无暇,只应被珍惜和欣赏,而不应与腐败有所牵连。在纽维尔老男孩和罗萨里奥中央深陷泥淖的时期,贝尔萨仍说:“罗萨里奥因人们对两支伟大球队的热情,才如此具有魅力。”

入夜,罗萨里奥,巴拉那河畔,阿根廷国旗纪念碑前车水马龙,历经岁月痕迹的古典建筑,清爽的风从巴拉那河畔吹来,罗萨里奥的迷醉却才刚刚开始…一切都那么美好和令人向往,勤劳、古老、淡雅——这就是罗萨里奥。

当然,还有他们那与阿根廷乃至南美任何城市相比都毫不逊色的,对足球坚贞不渝、生生不息的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Theme: Overlay by Kaira Extra Text
Cape Town, South Af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