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集|罗斯托夫一日:从步步惊心到平静如常

普里戈任发动的“一日哗变”,使得俄罗斯南部城市顿河畔罗斯托夫经历了瓦格纳集团的“武装叛乱”到“掉头回营”的大转折。在草草收场的结局中,顿河畔罗斯托夫发生的一切,可谓步步惊心,现在一切回归平静。

当地时间6月25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瓦格纳集团武装人员撤离后,工人们清理南部军区总部外的街道。

据报道,6月25日,在瓦格纳士兵离开顿河畔罗斯托夫之后,俄南部军区总部周围局势逐步恢复平静,当地交通恢复正常,工人们正在清理南部军区总部外的街道。该国所有联邦公路交通管制的措施也均被取消。

当地时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瓦格纳集团负责人普里戈任笑着与民众握手交流。

当地时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民众看到瓦格纳领导人普里戈任后欢呼,普里戈任(右)坐在车里与当地平民。

当地时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瓦格纳武装人员准备离开俄南部军区总部。

当地时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瓦格纳武装人员离开俄南部军区司令部,准备返回营地。

当地时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瓦格纳武装人员乘坐军用卡车准备撤离。

据俄罗斯塔斯社报道,当地时间6月25日凌晨,俄罗斯罗斯托夫州州长格鲁贝夫发布消息称,瓦格纳组织人员及其所有重型军事装备24日深夜已完全离开俄南部军区总部所在区域,前往其野战营地。

当地时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瓦格纳军人坐在坦克上,在离开南部军区总部之前与当地居民摆姿拍照。

当地时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瓦格纳集团武装人员准备离开俄南部军区司令部前,一名女子和瓦格纳武装人员合影。

当地时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人们拍摄瓦格纳军车从街道上驶过。

据塔斯社此前报道,普里戈任23日在社交平台上发布消息称,瓦格纳集团部分营地遭袭,并将其归咎于俄军事领导层。当日上午,位于罗斯托夫的俄南部军区总指挥部已被瓦格纳集团包围。罗斯托夫州州长戈卢别夫通过社交媒体表示,集中一切力量维持秩序,相关部门正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障居民安全。敦促当地居民待在家中,保持冷静。

当地时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瓦格纳集团控制了俄南部军区总部后,其成员在楼顶站岗。

当地时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瓦格纳成员站在马戏团大楼的阳台上。

现场画面显示,24日,俄南部军区指挥部大楼屋顶上出现瓦格纳集团的士兵,顿河畔罗斯托夫市中心最大的剧院二楼也有瓦格纳成员把守。在顿河畔罗斯托夫街头,装甲车上架着冲锋枪,街道两侧站了很多士兵。

当地时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武装力量在俄南方军区所在地集结。

当地时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瓦格纳集团控制了俄南部军区总部后,瓦格纳的装甲车和战士出现在街道上。

当地时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一辆装甲运兵车停在街道上,瓦格纳集团的一名成员在中心地区巡逻。

但除了市中心大街,商店都照常营业,对当地居民影响并不是很大。中午时分,街头的气氛从早上的紧张,已转为平静。部分民众在街道上遛狗散步,好奇的市民与装甲车合影,有的与瓦格纳士兵握手聊天,甚至还有孩子与瓦格纳军人亲密拥抱。

当地时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一名男子在街头遛狗散步,瓦格纳小组的成员在巡逻。

当地时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一名瓦格纳成员坐在一辆坦克上,两名当地男子在街头握手。

当地时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一个小男孩站在瓦格纳的装甲车让家长拍照。

当地时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瓦格纳集团成员坐在人行道上待命。

当地时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装甲车沿着M4高速公路驶向莫斯科。

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当日以瓦格纳集团涉嫌煽动武装叛乱为由对普里戈任刑事立案。24日下午,普京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将普里戈任的行为定性为“煽动武装叛乱”。但经白俄罗斯调停后,在当天晚些时候,瓦格纳集团车队停止行进,调转方向返回营地,对普里戈任的刑事立案也被撤销。“一日哗变”至此告一段落,顿河畔罗斯托夫又平静如常。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Theme: Overlay by Kaira Extra Text
Cape Town, South Af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