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智库:非洲应在新秩序中扮演主动角色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网站6月12日刊登题为《从规则接受者到规则制定者:非洲在变化的世界秩序中何去何从》的文章,作者是阿德巴约·奥卢科希。全文摘编如下:

世界无疑正在经历剧变的阵痛。随着1945年后的多边体系以及支撑这个体系的美式和平逐渐衰落,非洲国家有机会重新定义自己在世界秩序中扮演的角色。这些国家越来越把目光投向东方,希望与新兴大国和复兴大国建立伙伴关系。与此同时,非洲国家也需要确保不会从一种不愉快的伙伴关系转向另一种不愉快的伙伴关系。

长期以来,非洲国家一直对现有多边体制感到不满:他们当年属于欧洲列强主宰的广袤殖民地,作为规则接受者加入这一体制。在非洲与西方伙伴关系的历史和当代经验中,非洲国家有理由感到不悦甚至愤怒。

非洲有55个联合国成员国,自然资源丰富,年轻人口占主体,大有希望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新一极,这使非洲完全有资格成为规则的共同制定者。

西方在全球事务中不受挑战的长期霸权地位受到侵蚀,世界出现各种权力和影响力的替代中心。非洲政治领导人欣然接受上述变化,将其作为一个契机,要在国际关系中行使新的选择,寻求与他国建立伙伴关系以促进国家利益。例如,埃塞俄比亚接受中国的援助和投资,同时继续利用西方的发展援助。

许多非洲领导人把目光投向东方,寻求与中国、印度、俄罗斯、土耳其和其他新兴、复兴的大型或中等强国建立伙伴关系。津巴布韦是第一个正式支持“向东看政策”的国家,这发生在2003年。当时,美国和欧盟对津巴布韦政府涉嫌侵犯人权和法治的行为实施制裁。津巴布韦从那时起将中国作为战略、经济、军事和政治伙伴,开展密切合作。然而,哈拉雷绝不是唯一决心发展对东方国家的关系、摆脱依赖西方状况、进而使本国伙伴关系多样化的国家。

一些人认为,非洲与东方的伙伴关系将更加平等,后者的家长作风和附带条件也都比较少,而且必然更尊重不干涉原则和国家主权独立原则。当然,决策者希望通过与东方国家合作的多样化抵消依赖西方带来的不利。正如塞内加尔前总统阿卜杜拉耶·瓦德总结的那样,中国“对非洲发展的深切紧迫感比许多西方国家强得多”。

非洲的决策者已经开始与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土耳其等新权力中心定期举行峰会级会晤。与此同时,他们也继续参加与欧盟、美国、法国和日本的峰会。

多极化使非洲大陆国家可以在决定自身事务方面行使更多职权。然而,如果非洲领导人认为,国际体系中有哪个新兴大国在对外关系中受利他主义驱动,那将是致命的错误。无论新旧、重新崛起还是重新攀升、影响力增长还是下降,所有国家都有明确的利益要求,并且谋求这些利益的最大化。

一些评论者认为,非洲缺乏清晰愿景和目标就加入竞争更加激烈的多极世界,其不利后果已经出现。从欧盟和美国,到印度、土耳其、俄罗斯和阿联酋,各种权力中心都在争夺非洲大陆的自然资源、市场和军事基地。鉴于他们想方设法要把非洲国家放进自己的全球地缘政治方案,这个地区已变得日益分裂,协调集体行动的能力遭到削弱。

然而,尽管迄今为止进展缓慢,但非洲大陆要在定义新世界秩序规则方面发挥自主的积极作用还为时不晚。为此,非洲领导人需要避免受制于任何权力中心,采取一种明智的不结盟政策,强调非洲大陆的主权以及各国人民的安全、福利和自由。一个显而易见的办法是在各种关心的问题上形成共同立场。

非洲国家还需要立即开始确定相关方案,阐明在新世界秩序下哪些原则、价值观和规则适合自己。

为此在国家和大洲层面都需要富于远见的领袖,打破从殖民历史继承下来的外向型发展和治理模式,这种模式使非洲成为廉价原材料出口国和高价成品进口国的单一角色。他们还需要在适当改组后的非盟支持下加大对一致行动的投入,并且有意愿采取更加大胆的集体行动,在全球治理体系和进程中为非洲争取应有地位。

如果非洲外交在新世界秩序建立过程中扮演主动角色,就可以缓解威胁全世界的危险对抗。最重要的是,非洲不应把依赖综合征带入新的全球秩序。现在是非洲大陆自立自强的时候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eme: Overlay by Kaira Extra Text
Cape Town, South Africa